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ESG债券2025年或增至4.5万亿美元 绿色溢价弥补融资缺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天姣 北京报道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本世纪末,仅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就必须增加至每年4万亿美元,方可将全球变暖控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天姣 北京报道

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本世纪末,仅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就必须增加至每年4万亿美元,方可将全球变暖控制。

现实中,如此规模的资金只能来自金融市场,尤其是债券参与者。

受“气候竞赛”与“融资需求”推动,绿色债券市场正在大规模扩张。气候债券倡议(CBI)数据显示,2021年绿色债券发行量达到创纪录的5174亿美元,较前一年增长了74%。该机构预计,2022年,绿色债券的年发行量将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的里程碑。

涵盖更广类目的ESG债券规模将更大。据瑞士百达资管(Pictet Asset Management)和国际金融协会(IIF)联合研究,到2025年,全球环境、社会及治理(ESG)债券发行规模可达每年4.5万亿美元,远超2021年底过1.4万亿美元的水平。

发达经济体今年会继续占主导地位,但新兴市场占比将显著加大。亚洲将在ESG领域内发挥重要作用,而除中国外,拉美一些国家同具潜力。

中国、印度、智利和巴西已是最大的ESG债券发行国,自2015年底以来,其占发达国家总发行量的80%以上。

强劲发行下,新兴市场气候转型融资缺口仍存。IIF估计,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每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缺口为2.5万亿美元。其中,以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为重点的项目的资金需求尤为迫切,占整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投资缺口的近25%(约6100亿美元)。

流入新兴市场的跨境气候资本目前仍远低于弥补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融资缺口所需的资金。

IIF数据显示,2020年,流向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的气候融资约为820亿美元,占流入这些国家的跨境资本总额的8%以下。

融资由此是关键。汇丰亚太信贷和绿色债券分析师Louisa Lam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好的办法是发展绿色融资市场,在必要时为绿色项目调集资金。更清晰的绿色标准和框架应该会鼓励绿色和贴标债券发行。

Louisa Lam说,绿色转型和投资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在融资方面可能会出现持续期限错配的情况,解决方式包括通过不同的项目里程碑或债券再融资。

IIF经济学家Khadija Mahmood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新兴市场需要通过引入改革来解决一些问题,以进一步发展绿色/ESG债券市场。待解决的问题包括:缺乏普遍接受的债券标准和债券的明确分类(包括标签、认证、术语)、透明度差、有限且昂贵的ESG数据,及缺少符合ESG标准的项目与资产。

他表明,许多新兴市场主权国家缺乏可靠和一致的ESG报告,这使得外国投资者在寻找与ESG相关的投资机会时面临更大挑战。

绿色债券是全球债券市场中最具活力的部分,但其在固定收益领域所占的比例仍然很小,尚不足发行债券总额的1%。

绿色债券市场发展障碍之一,是缺乏一个真正的全球投资框架。一些国家和地区正在为绿色债券和其他可持续金融产品制定自己的标准。值得注意的例子包括欧盟的绿色债券标准和中国的绿色债券支持目录。

Khadija Mahmood认为,全球对绿色/可持续金融产品的产品标签和认证标准化的努力将支持跨境协调,这反过来将促进ESG固定收益市场的增长和流动性。

“绿色溢价”或能被视为一股融资缺口的驱动力。

原因在于,绿色债券约占全球ESG债券市场的55%。与常规债券相比,绿色债券带有“绿色溢价”,即相对于普通债券发行而言,其发行价格较高,收益率较低。

从发行人的角度来看,由于需要进行外部审查、定期报告和影响评估,绿色债券的发行比传统债券的发行成本更高。如,在期限相似的情况下,德国绿色债券的交易价格高于传统债券。

Khadija Mahmood认为,需求导致绿色债券相对于传统债券出现小幅溢价。绿色债券的价值(定价)更高,而在评级较低的债券中,溢价似乎更为明显。新兴市场绿色市场的平均水平为-3.4个bp。“若绿色溢价扩大,新兴市场发行人将有更大的动机发行绿色债券,这将支持新兴市场债务市场的绿色化。”

东方汇理(Amundi)指出,在绿色债券发行或呈现出“绿色债券发行溢价”的情况下,发行机构使用绿色债券而不是传统债券为其环境项目融资可能更具竞争优势。

从投资视角出发,Louisa Lam称“绿色溢价”可能来自需求驱动型市场,它在发达市场的投资级和高收益信贷中较为常见。但在新兴市场,大多数的“绿色溢价”出现在投资级信贷中。由于信用风险高得多,高收益债券中的绿色溢价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风险溢价的幅度是投资者进行ESG投资时的重要考量因素。”东方汇理(Amundi)指出,正如预期的那样,绿色溢价的当前值为负值,但相对较低(可能太低)且接近 -5 bp。

此外,东方汇理表示,与传统债券组合的波动性相比,绿色债券组合的波动性较低。

“在均衡状态下,绿色资产的预期收益较低,因投资者偏好持有这些资产,而且绿色资产可以对冲气候风险。”东方汇理称,然而,当ESG因素受到冲击时,绿色资产的表现优于其他资产。

IIF数据显示,以2017年以来数据观察,绿色债券的月平均超额回报率比传统同行高出约3.5个bp。

根据IIF数据,自2012年底以来,超过一半的ESG式的新兴市场债券是由中国主权和企业借款人发行的。绿色债券发行最为强劲,占比达55%。

在截至2021年10月底的1.1万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发行中,中国的绿色债券发行量约达145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法国和德国的世界第三大绿色债券市场。

Louisa Lam补充,在亚洲,除了中国,韩国也为发行绿色和贴标债券的最大地区之一。东盟的市场规模虽不比二者,但该地区绿色和可持续融资市场的发展将提速。

Khadija Mahmood进而强调,亚洲在ESG市场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其所处的位置–全球100个环境和气候相关威胁风险最大的城市中,有99个在亚洲(包括空气和水的质量、热应力、水的稀缺性、对气候变化的脆弱性等)。

他称,监管和机构投资者的需求是亚洲ESG发展的主要动力。然而,挑战依然存在。与欧洲和美国相比,该地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格 - ui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ag.enmiaow.com/14008.html

作者: 520kiss

ag.enmiaow.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55989825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82198155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